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赵何娟 > 个人分类 > 成长的一代
2011年04月02日 01:08

日本大地震逃生日记

日本大地震逃生日记

大学同学曾炜回国了。抱着襁褓中的幼儿,一家三口平安从仙台逃回来已是他觉得此生最大的幸运。毕业后因工作派遣日本后定居,一切顺利得让同学们羡慕,但地震正让他重新思考那里发生的一切。

地震发生,即便在最困难的时候,他仍坚持简单记下日记,一直到回国。他跟朋友们分享他的日记,更多是一种体验,我从中也看到了大家争论不休的“素质论”真实状况的差距,以及中国使领馆的救援状况,毕竟跟媒体上看到的诸多信息都不那么一...

阅读全文>>
2010年10月14日 00:33

三代人(三)转:历史有眼睛,会看见你上课瞌睡

这是我第一次在自己的博客里转他人的文章,还放入了“三代人”的系列,只因为两个字,共鸣,也是我在思享家上最为强烈的一次共鸣。一直想写自己的一个历史老师,很多感触颇为相似,却比我想表达地更好。经过了作者否定史同意。

------  

小学六年级,在短途火车上认识一个大学生,比我大八岁,坐在摇晃的车厢里看一本厚厚的书。那本书的扉页上,用钢笔写着一行苍劲有力的字迹:沉默的人有话说,愤怒的人戴眼镜。便请教这句话的意思,...

阅读全文>>
2010年08月15日 23:56

三代人(一)

风悄悄地钻进门缝,掀开轻轻垂下的纹帘,床上悬着的风铃“警觉”地发出了清脆的声音。据说风铃是招魂的,我蜷缩在被窝里,听着外面施工地上“吱吱”的机器摩擦的声音,就像聊斋的谱曲;看着窗外,灯光与月光交揉下忽隐忽现的舞影,仿佛妩媚女子的浮踪游影,我怯怯地探出头来却又本能地迅速缩了回去。人的思想在夜晚往往是最活跃的,特别是这种无故起风的夜晚。我突然想到了周作人的《两个鬼》,我也被两个鬼牵着,一个正哼着阴柔的...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25日 11:52

80后的回信——写给任志强“大叔”

任大叔,您好,我们无比激动地收到了您的来信,无比耐心地看完了全文,无比钦佩地说,您真的与其他大叔大爷不同,因为只有您这么细心,吊这么大一个书袋,给我们上了灰常深刻的一课,让我们明白了,在中央下的这一盘好大的棋里,80后必须铁肩担道义,走好每一步。

但恕我们直言,您用像教解放前娃娃一样的政治话语体系教导我们,虽然真诚,但很生硬,像一个僵化的老人,在忆苦思甜。我们很同情你们那一辈人,想哭的时候不能哭,...

阅读全文>>
2010年05月16日 10:43

勇敢活着

一边是疯狂的屠刀砍向幼小的孩子,一边是自虐性地纵身一跃,两个看似毫无关联的连锁反应,却都把“死亡”这个本该是人类最恐惧的字眼轻而易举地演绎地触目惊心。

就在本期《新世纪》周刊《郭台铭甲子之年》截稿后的周末第一天,又连续传出深圳富士康集团的一起跳楼自杀事件,文中的“八连跳”,还未到其正式出版日就已上升到“九连跳”,甚至还有了未遂的第十跳。作为记者或者作者,我的心颤到了极致!

用跳楼的勇气来活着,用...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