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赵何娟 > 个人分类 > 一个人去旅行(非洲纪行)
2011年12月14日 21:08

小人物,前姨父

我不到非洲,也许我们家人都很难知道,他在尼日利亚,但世界就这么小。

表妹一天悄悄对我说,“姐,你在的地也许离我爸爸很近,你能去看看他吗?”在此之前,她从没对家人提起。两三年前她父母离婚,她跟了我阿姨,一直在外跑很少回家的姨父,索性去了更远的地方,非洲,尼日利亚。

阿姨恨他,因为长年在外,姨父有了新欢。阿姨伤了心,离婚了。我妈心疼她,跟着恨姨夫,他成了我娘家的敌人。

当我联系上他,他有些意外,问...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28日 03:42

走私

走私

   走进亚的斯机场的大厅,必须要先经过严格的脱鞋安检。这是我要从埃塞返程的开始。

 半夜的飞机,匆匆赶往机场的我,还没来得及把鞋子从安检大机器里等出来,先出来的行李已经被监控员拧住了。

“请开箱检查”我被一海关人员拉到一边。

   我以为是惯例的行李抽查,没有太在意,只感觉浓浓倦意,漫不经心,直到我的鞋子被“运”出来才慢悠悠穿上,并走了过去。

  但这显然惹怒了那位海关检察官。“让你开箱检查,没听到...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24日 10:10

“吃不消”的中国模式

  啪地,一只脚伸出来往地上一跺,“看看我这皮鞋,你知道我第一次有一双新鞋穿是多大吗?”“我上大学的17岁,那是20年前!”

  啪地,又一只手机拍到桌上,“看看我这手机,你知道五年前我是家里唯一有手机的,现在全家我两个孩子,我老父亲全都用手机吗?”

埃塞唯一的国家电信公司,一区域负责人Getachew在他的办公桌前越说越兴奋。“你知道这都为什么吗?中国、中国!”

别以为他是说中国东西好,而是说埃塞终于找到了...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21日 09:58

回不去的,是青春

从南部非洲往北,几乎每到一个地区都那么地不同,用单一的眼光看非洲,或者看在非洲的中国人都未免偏颇。不过在哪都能看到一群忙碌的身影,他们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来自四方,从事各业,你可能以为他是中国特派工人,你可能以为他是中国特派白领,你甚至可能以为他是中国特派记者,但很少有人会留意,他也可能是去救命,他可能是去赎命,他可能重病在身,他甚至可能抱着的不是行李,而是已将青春留在那里的骨灰盒。

在埃塞...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18日 09:29

一个尼日利亚记者眼里的中国“集中营”

一个尼日利亚记者眼里的中国“集中营”

“我觉得你讲的应该不普遍,也不是中国公司的普遍现象,是偏见吗?”

   “这非常普遍,这绝对在我们国家是极为普遍的。中国难道不也这样吗?”

   “中国至少不敢明目张胆地把人当“奴工”,超时加班很普遍,那你说说,为何你们国家不对此进行处罚呢?”

“国家有法律,他们不遵守,还对工人以开除相要挟。”

     Emmanuel坚持,他所记录的中国工厂现实,真实而残酷。

他是一名调查记者,我们认识于非洲调查记者论坛上...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14日 09:57

"中国人能不叫我们蠢货吗?"

 在距离约堡六七十公里,已属于西北省境内的一个农场附近,刚从一个乡村基站建设工地撤回,我准备前往另一个镇上围观一个传说中的征地谈判。

  前方一群黑人正围着另一辆看似要离开的小皮卡,挡住了我的去路,那是一条不怎么宽的土路,我只能让从本地租来的司机将车停在路边,自己径直走了过去。

  看起来,争执不会轻易结束。小皮卡上已没有人,我从他们的嗷嗷囔囔声中,大概听明白,皮卡车的主人躲进了附近某个地方,而且这...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10日 11:00

钻石诱惑

11月3日,他们与我正好擦肩而过,但就是选择了一条很多人都难以理解的路线前往机场。

   11月7日,中国国内有媒体简单报道,浙江旅游团11月3日在约堡被劫。

之后我收到几个朋友的问候短信,我不惊讶,南非本地媒体已经在此前几天也报道了此事,但这事在南非华商中引起的震动却远不止此。

 

(一)

当地媒体报道的更为详细,这个来自浙江杭州的中国旅游团,在位于约堡的钻石大楼内,从下午2点,一直买到下午七点,买完,...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07日 16:10

“老侨”小王

这些天,采访之余,我常常想到本地人真正称为黑人区的贫民窟和各个中国城商贸区去看看,但不知道为何,黑人司机总以各种原因拒绝,停车都停到上百米的地方,或让我自己走过去,或就干脆不去了。

一片片的贫民窟之穷迫从外观已可知一二。但很少有非居民愿意进去,我想可能更多出于安全的考虑,还可以理解。但为何连那些中国城都不愿意去,我理解不了。后来我问朋友有没有司机愿意去这些地方。小王说,他愿意。

这几天的同行,我...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04日 10:56

驻非第一代中国高管的爱与恨

中国大型企业大举进军非洲都在最近五到十年,接受考验的不仅是这些年轻的企业,更是这些年轻企业里的“老领导”,他们被企业里的外籍高管或者外籍合作伙伴们,称作是中国企业大规模投资非洲的第一代中方职业经理人。

商务部曾经举办了一个酒会,邀请各国商会会长来参加,个个都西装笔挺的来参加了。举办者很快发现,昂首挺胸,目光如炬的,往往是来自非洲国家的会长;毕恭毕敬,低头耸肩的往往是来自欧日的会长。

J君问,知道...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03日 10:30

在非洲学新闻

非洲的采访之旅始于南非金山大学,关于如何在非洲做调查报道的三天培训。

第一课,一定要学会保护自己,做好伪装。很多南非人对津巴布韦人相对都比较警惕,因为他们认为很多社会治安问题都来自津巴布韦黑人移民或者打工者。我们来到津巴布韦的长途汽车站,就像中国某个边远小镇的集散地,门口围着一群兜售各种盗版光碟,日常用品的人,卖得最多的是津巴布韦传统音乐,提着的各种小商品,怎么看都像产自中国,尤其是那满大街的经...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