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赵何娟 > 赶路人

赶路人

   偶然看见这个视频和不算太新的新闻,我有些毛骨悚然。清晨,一个路人被一货车撞到并碾压后,肇事者逃逸,躺在路上无人问津的伤者随后被来往的数辆汽车依次碾过,无一车停下,而在这个过程中,旁边路过的车多达四十余辆,无一人下车报警或者救助伤者,最终该路人不治身亡。

   看到评论里骂声一片,但毫不夸张的说,这些骂人的人里或许就包括了那天匆匆路过的路人。

   我想起了与家人有一天开车在路上的经历,一车子抛锚了,在最靠边的车道上,车主在用手推车,旁边车道的车流不息,还有人偶尔放下车窗对着车主大骂“不会开车就别挡道”,我们在中间的车道上准备移过去帮忙,被快速的车流中止了,在我的反对声中,我们也加入了冷漠开走的队伍。家人刚从巴基斯坦回国,有些气愤地说,就连巴基斯坦这样的地方,大家都知道要去帮忙的,我惭愧地低下了头。

 曾经跟随家人在巴基斯坦呆了一段时间,这个国家无论是经济上还是体制和制度上的落后都不由言说,虽然也常有各种不安全感,但是我的车在路上抛锚被迫停下,立马会有路过的车停下来帮我想办法,我也可以自由地使用无墙的网络,可以自由选择来自不同发达国家的电信运营商网络而且通话便宜,可以自由的选择我想看又能支付得起的国际台电视节目。

这些在当时都让我吃惊,因为长居大国的我,总以为像巴基斯坦这样的世界人民一定都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每次看见身边的人民那么虔诚的做礼拜,严守清斋,我不由在想,不管怎么变或者不变,这个民族的灵魂应该还在。

  而我们总试图向世人展现我们的伟大崛起,用封锁的方式来害怕变化,用那甚至有些可怜的民粹主义自尊心抵抗先进文明的基本共识,却常常忘了自己作为个体存在的价值,忽略自己正在丧失的那些爱与尊重。

网上的大字报随处可见,我们都会朝那些冷漠的路人唾弃,我们动辄用“爱国”与“卖国”来区分人们在国际政治问题上的判断分歧。然而,现实中,我们路过遇难者又有几人能出手相助?当今社会,一个民族的动乱一定不是从外族军事战开始的,而是愚昧与道貌岸然、癫狂与冷漠残忍的无情分裂。想想我们的现状,这种分裂正呈几何式剧增。身边准备移民的朋友越来越多,他们不爱国吗?未必,劣币驱逐良币。

一个即便赢得了全世界却失去了自己灵魂的巨人,无论多么高大,也不过是一个巨人症患者,无法挽回的是事关生命的健康。

也许我们的眼光都更多在别处,而不在自己。昆德拉说,“清净就是那种不被人注视的温馨感,人的眼光是沉重的负担,是吸人膏血的吻”。疲于奔命的我们一直被他人的眼光驱赶着,向前赶,内心从未清净。

   李善友在告别他一手创办的酷6时说,“我家在东北一个非常偏僻的小山村,那时我最大梦想就是能够娶上媳妇。后来我从村到了镇,从镇到县,从县到天津,从天津到北京,再从北京走向世界各地。我发现已经远远超过了儿时梦想,每天都在创造自己和整个家族的奇迹。”我不知道他与媳妇是否幸福,但从李母那句令人心酸的话“三儿,你下岗后终于能不像以前那样累了”,我可以感觉他欠家庭欠媳妇的应该很多很多,而像李善友这样的创业者、打工仔也是很多很多。

 我们都是些匆匆的赶路者,在争先恐后中,只记得要赶路,累到走不动了才突然发现,早已忘了赶路的目的。



推荐 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