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赵何娟 > 走私

走私

   走进亚的斯机场的大厅,必须要先经过严格的脱鞋安检。这是我要从埃塞返程的开始。

 半夜的飞机,匆匆赶往机场的我,还没来得及把鞋子从安检大机器里等出来,先出来的行李已经被监控员拧住了。

“请开箱检查”我被一海关人员拉到一边。

   我以为是惯例的行李抽查,没有太在意,只感觉浓浓倦意,漫不经心,直到我的鞋子被“运”出来才慢悠悠穿上,并走了过去。

  但这显然惹怒了那位海关检察官。“让你开箱检查,没听到吗?”我一边打开箱子,一边问,“有什么问题吗?”

  “你箱子里是不是带了石头?”

   “嗯?”我突然想起,是啊,我从南非矿山上随便拾来做纪念的石头,乱七八糟拾了一包,自己洗干净装了箱。我喜欢搜集奇形怪状的石头,且财新思享家的一位享友也托我给他带点矿石。这一路从南非到埃塞,也就一直跟着我。

 

  (一)

   “这有什么问题吗?”我一脸困惑。

   他从打开的箱子里掏出那包石头,通过对讲机,叫来了他的领导,我被他们带到不远处的一个监控室里,查看了我的证件。

“我们怀疑你在进行走私,请你配合一下检查。”

   “什么?走私?”本来仍有点云里雾里,我一听到走私一字,脑子感觉突然嘣的被敲清醒了。我已经无心心疼那好容易装好箱又被弄得乱糟糟的行李。

   这不会是跟其他不少非洲穷国那样,海关人员在想办法搞钱吧?可看架势不像啊,有必要这么多人,包括领导都在场吗?

我试探性的说了句,“这石头不值钱,就是普通石头。”

   其中一个海关人员看也不看我,很严肃拿起一块石英石说,“你的paper呢?”

   “这是我捡的,不是买的”

   “paper!”他的话越来越简略而急促。

“再说一次,这是我在南非捡的,不是买的,我出南非海关都没有问题,你们能先出示可以扣押我和石头的法律或证明吗?我在门口也没有看到有关告知”我声调也有提高。

“南非?你这是南非的石头?”海关的眼睛有点发亮,“埃塞的规定,任何石头不能出示持有证明,都不能运出去,何况你携带这么多块石头,不能出示证明,就是走私”。

   我……当我意识到这已经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似乎已经晚了。在埃塞采访的日子,我已经小有耳闻海关抓走私之严,只是没有想到会跟这些破石头有关,而走私在埃塞是重罪。

 

(二)

 “你来埃塞是做什么?”那位看似领导模样的人一边看着我的签证,一边问。

   我突然想起,听一位国际同行说,埃塞最近因为尼罗河大坝国际争议的事,对国际记者的采访卡得特别严,也有像中国一样的高压趋势,有几个出现在大坝的国际媒体记者差点被坐牢,若不是他们所属的国际机构派律师来施压解救,估计就“就地正法”了。那一刹那,自己吓出一身冷汗,也不敢跟海关说自己是记者来采访的。

  “我就是来旅游,看看朋友的。”“那真的就是普通石头”我再次强调。

   “你如何证明那就是普通石头?”

   “那就是我在山上随便捡的。”

    “你怎么证明那是你捡的?”

“我……,我……,难道不是你们应该证明这不是普通石头,这不是我捡的,才能扣留我吗?”

“你无证携带这么多石头要出境,就不允许”“我有权怀疑你在走私!”

 “这真的是普通石头!”

   “任何石头。”

“可我事先并不知情,你们也没有告示,我仅仅是一个游客。” 我感觉自己眼泪都要出来了。鸡同鸭讲。

 

(三)

我脑海里,闪过另一个人,是在埃塞认识的一个福建商人。他在亚的斯从事房地产,主要做高端别墅开发建设和装修。因为派往埃塞,更看到了当地一个商机,即极大的电子消费品市场,比如手机就在当地卖得特别贵,而且货少。

埃塞关税极高,有着强有力的市场保护,早期关税高达百分之一百至两百,近几年为了刺激经济,才降到35%,但仍很高。埃塞缺乏本地生产和技术能力,手机这类电子消费品大多需进口,因此也特别贵。

而这正是中国的强项,中国各类山寨电子消费品不胜枚举,价格在埃塞自然也会极具竞争力。

因为关税太高,走私贸易在当地一直非常猖獗。类似中国中关村这样的电子产品销售区,卖的基本都是走私货。这也导致了查处之严和处罚之重。但重利之下,必有勇夫。每年都有不少走私犯被判以重刑,也有不少人因此而发财。

中国人敢于铤而走险。福建商人看到了这一点,决定与朋友合伙做点买卖。根据当地法律,他们假以当地人的名义注册了一个所谓的手机生产公司,其实他们心里也明白,那不过是个壳。

一切准备就绪,他们又花了200多万,从国内买了一批手机,将机壳、电池、机身、配件等分别装箱,准备到埃塞来组装再进行贸易。

可刚刚到海关,连人带货就全被扣押了,因为他们无法出示厂家生产线的证明。

“注册公司的时候,没有说要买生产线啊,买一条生产线要上千万,谁还去跟他做这个生意啊?那不亏死,这我们也就简单人手工装一下就行了。”

他的合伙人也因为涉嫌走私被关押了起来,最后又花了很大代价,找各种关系,总算把人给保了出来。但货是要不回来了。

就这样血本无归,还差点赔了人。“他只能灰溜溜的回去了”这个福建商人自嘲,“我也准备回去了”。

“那些在本地卖电子产品的,要想他们开发票都是没门的,但是你也很难搞清楚他们进货的门路。”他到现在都没搞清楚所谓门路,且感到极为好奇。

“这里海关你要想弄清楚他到底想要怎样太难了。你如果申报的是衣服,结果是裤子,那也不允许,衣服裤子混合也不允许,一律会被作走私处理。”“没有门路,我没信心在这做下去了。”

 

(四)

他没了信心,我也没了底气,我意识到,自己的辩解毫无意义。我不会真的被当成那样的中国走私犯了吧?

不得不说,我服软了,海外的生存着实复杂。

我故意伸出我的胳膊博取同情,“你看看,我这么瘦小,我有必要为了走私几斤破石头,一个人,从南非运出来,还到处跑,还通过埃塞来走私吗?”

“你看看我买的东西,我真是游客。”我一边说,一边已经在琢磨,实在不行,也已做好找中国使馆求助的准备了。

“你什么时候到的南非?到南非做什么?”“你捡石头的山叫什么名字?”“你怎么上到山上去的?”“到埃塞来是做什么?去了哪些地方?”“住在哪里?”“有哪些联系人?”

……

一大堆问题,长这么大第一次被这样审问,似乎自己真的成了犯罪嫌疑人。我出示了我从南非开始的所有旅行材料。

最后,石头留下了,我走了。我申请给我的石头拍照留念,留此存照,欲哭无泪。

真要出来谋生,还有太多必修课。

 

 

 



推荐 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