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赵何娟 > 小人物,前姨父

小人物,前姨父

我不到非洲,也许我们家人都很难知道,他在尼日利亚,但世界就这么小。

表妹一天悄悄对我说,“姐,你在的地也许离我爸爸很近,你能去看看他吗?”在此之前,她从没对家人提起。两三年前她父母离婚,她跟了我阿姨,一直在外跑很少回家的姨父,索性去了更远的地方,非洲,尼日利亚。

阿姨恨他,因为长年在外,姨父有了新欢。阿姨伤了心,离婚了。我妈心疼她,跟着恨姨夫,他成了我娘家的敌人。

当我联系上他,他有些意外,问起我对尼日利亚的印象,说他过得很好,问我父母好,但始终没提我阿姨。“自己来做矿产贸易,失败了,就只能在一家港资企业打工。”

失败,也许是在他与阿姨二十来年婚姻里吵架最寻常的原因,他从满家乡找矿,到满中国找矿,到满世界找矿,却没有给家庭带来太多经济状况的改变,父母的争吵几乎笼罩了表妹整个童年和青春期。她也曾叛逆,对着父亲大骂,离开父亲,她却大哭一场,同时哭的,还有我阿姨。

儿时的印象里,姨父很帅,长得像刘德华,尤其是鼻子。阿姨是她的姐妹都羡慕的对象。只是后来,已离家上大学的我,每年回家看到他,都觉得他又黑了,瘦了,眼眶又深陷了。被疾病、工作、家庭的压力挤压着,现在的他更加可想而知。

“我适应得很好,只是会感到孤独,谢谢你”姨父很客气。

他问我为什么还联系他。

我实说,“是因为妹妹,也许过去我也不会理解,不过这次见的人太多了,大多家庭都多少有点问题,开始有点理解在外漂泊的人”“公司不允许带家属吗?你没有带那个新妻子阿姨来吗?”

 他说,这么多年,他每次出来,都是一个人,带不了家属,因为他只是个懂点技术的小人物。

虽然早已离婚了,去年过年,借用阿姨的u盘,他们的结婚照仍一张张储存在里面。妈妈说,阿姨太心软。我理解,这是女人的感情。

姨父离开前,曾承诺,要挣够给表妹的嫁妆。这一次,他又托我对妹妹说,他觉得自己也有错,不过在外多一年可以多挣点钱,给表妹买房子。“希望她们能理解”。

不过,于他,尼日利亚的两年仍没有太多改变。非洲,特别是尼日利亚资源丰富,成本低,市场起点低,像他一样怀着掘金梦而来的中国普通人试图改变命运,但命运并不能眷顾每一个人。

姨父在尼日利亚第二大城市伊巴丹,距离首都拉格斯大概150多公里,他的工作就是选矿、看矿和帮老板看着进货。

为什么自己来做会失败?他含糊其词,只是简单说,黑人效率低,没有基地很难做生意,中国人多,爱互相抬杠。他所说的基地,就是要有自己的本地工厂、设备、生产线等等。

那去其他国家呢?“我以前在东南亚做过,很不好做,相比起来,非洲还是好做多了。人的因素,在哪都一样。”

为什么找矿的都涌去尼日利亚呢?“我主要做有色矿,这里几乎要什么有什么!而且品位高,国内完全没有这么高品位的矿了。”

 “你也知道中国人,哪里有好点的项目,就肯定像一窝风一样,就往那去。成功的总只有一、二个”姨夫无奈,自己只是小人物,跟朋友搭伙过来一点点资金,只能被这里的大人物打垮。

显然,他们几个就是只揣着点钱就空手想来发财的人。

在尼日利亚的中国人,据他了解,已有10万人,但流动性很大,大多都是他这样的小人物,抱着发财梦,最后只能填补家用。

“成功者还是少数,很多人来后,就是看看,因为自己中国人都有很多不靠普,专骗自己中国人。到这里来本钱小的基本上没有发展空间,那么只有打工,打工工资并不高。”

    “别人现在是五倍于国内的工资,而我只有两倍”。因为他是以一个失败者的身份加入了这家公司,他准备等他熟悉了整个公司的运转,看看企业效益提高后再给老板提要求。      

那为什么不多交点本地朋友,以后好跟本地人合伙做生意?“矛盾大”

“是因为本地劳工工作环境差所以都不喜欢你们吗?”

“这个问题肯定有的,谁都想出低工资,再者黑人做事工作效率又不高,他们本国的老板发的工资还要底。”我问得让他有点不满,“看问题一分为二,这里条件不能跟国内一样,所有物价都要高出国内三至五倍,我认为中国人在这应该做得算好了,富人到穷人家帮助他们脱贫,他们总认为有什么目的。”他完全不能理解。

他们很少愿意跟本地人直接打交道,尽量避开,也几乎不去不熟悉的地方,就在伊巴丹和拉格斯两个工作地之间跑动。在伊巴丹大多时候呆在城市边郊的山上,所以也躲过了今年9月的那场大洪灾。

我又想起了我的尼日利亚记者朋友,Emmanuel我问姨父,“介绍本地的记者朋友给你吧,有什么事也可找他?”他连连拒绝,不再语。

我告诉Emmanuel ,上次我写的那篇关于他的尼日利亚小文,引起了一些争议,有些人,包括我的姨父也会认为,他说的问题太普遍,即便在中国也算不上多严重的事,而且中国工厂在尼日利亚相比本地工厂已经算好的了。

他向我介绍了Zainab Oginimah,她是一个女工,在一个中国工厂里常年受到非正常待遇,且长达15年完全暴露在无任何保护措施的化学污染环境中,没日没夜的生产,肺已废,还得了一种精神惊恐症(panic attack),只要去超市或者在街上碰到中国人,就会感到强烈的害怕,极度恐慌而发病,大声尖叫逃跑,甚至自残或者攻击、呕吐晕倒。

    我本以为这只是简单的精神问题,后来才知道这其实是医学上的一种极其严重的精神疾病,跟焦虑症一样,需要长时间的药物治疗和精神疏导。

    只是,在那里,没有人帮助她治病。见到她的中国人,也一般都唯恐避之不及。

 

 



推荐 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