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赵何娟 > 日本大地震逃生日记

日本大地震逃生日记

大学同学曾炜回国了。抱着襁褓中的幼儿,一家三口平安从仙台逃回来已是他觉得此生最大的幸运。毕业后因工作派遣日本后定居,一切顺利得让同学们羡慕,但地震正让他重新思考那里发生的一切。

地震发生,即便在最困难的时候,他仍坚持简单记下日记,一直到回国。他跟朋友们分享他的日记,更多是一种体验,我从中也看到了大家争论不休的“素质论”真实状况的差距,以及中国使领馆的救援状况,毕竟跟媒体上看到的诸多信息都不那么一样。曾妻小慧也是多年好友,看着她在避难所等待,面容憔悴抱着幼儿昏昏欲睡的照片,看着他们小两口相依为命的互相支撑与等待,我眼眶也有些湿润,想起了很多很多,灾难面前,人性会暴露恶,但也有很多美好的时刻,无例外都关乎爱。

用曾炜的话作总结:“有人说时间是流逝的。其实不对,时间是静止的,流逝的是我们。”

 

 3/11 周五地震当日

  15:40左右  在小林的车上,看到了10米以上的海啸汹涌而来的电视直播画面。当时只是感觉有几条船被打翻了,上面的人很危险,事后才知道海啸才是致使万人以上遇难的最大杀手。到了该下车的时候了,谢别小林之后,还有两站地需要步行,于是开始朝家里一路小跑。

   16:02  快到家了,远远地看到房子居然竟然不知所以然的没倒,心里安心了一大半。不过,到家后发现空无一人,又开始心急如焚起来。而从未见过的这番景象,更是把我吓了一大跳:锅碗瓢盆掉了一地,抽屉全部翻开,冰箱跳舞都跳到厨房中间了(见图)。

    外面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附近停车场里,一辆车的轮胎被陷进了裂缝里(见图)。

 

 3/12 周六震后第二天

全家三口无恙,避难的体育馆里发电机开始节约燃料,晚上没照明了,存水也已用尽,白天靠消防车和救援物资维持这里上千人的生活。秩序井然,但小孩太遭罪了,无水洗澡,大大小小余震不断,突然就被惊醒,有限的开水只够冲奶粉。手机信号不好,只有收音机里不断传来又发现xxx具遗体、原子能泄漏等可怕的消息。真是庆幸我们还能平安躲在这里。

     超市便利店开门的很少,排了几个小时买到了一些面包和饮用水。商店仍是原价供应,甚至降价,不过每人限购。水果就别奢望了,在一家店买到最后两根香肠都让我激动不已。好在避难所提供热饭和饼干,腿脚不便的老人们即使不出去找东西,也能暂时坚持。洗澡是现在最大的难题。希望剩下真的只是余震了,不然很难说能再坚持几天。

 

3/13 周日震后第三天

现在信号很差,只有半夜才能收到点短信和上网。每次能连上来,都要尽快复制粘贴,否则经常就断线。火灾海啸对我们这里影响都不大,地震的话,已经证明房子是很难垮的,但福岛的核电站才是最大的风险,距离一百多公里,揪心中。

外面的公用电话免费了,不过能正常使用的不多,前面都排起长龙。

福岛1号发生氢气爆炸,疏散范围从10公里扩大至20公里。2号疑似泄漏,情况不明,疏散范围10公里。

 

 3/14 周一震后第四天

 电量残少,平安,报国内。
 
      核电站问题机组仍未控制。

      0081-3-34033388-8881日本大使馆电话  -->打了,没用。

      来电了,想方设法自己订机票回国。最早的票是3/19,从新泻走。才犹豫一会功夫,就只能订到3/21的了。
      接下来怎么去新泻呢--这是个问题。

     晚上10点多了,糖糖发烧复发,哭得整个体育馆都不得安宁。幸亏得到了避难所工作人员的热心帮助,大半夜也帮着求医问药的。
    但毕竟体育馆里人多,感冒的人也不少,所以空气比较差,休息也不太好。为了孩子我们不得不决定冒险回家过夜。
    尽管余震仍然不断,尽管老婆仍然心有余悸,最终我们还是抱着糖糖回到那经历了9级地震的家里,过了一夜。

 

3/15 周二震后第五天

中国大使馆终于给力了一把,晚上七点我们全家已经坐上了去新泻的大巴,下一步再继续等候通知。先安心一点了。

半夜十二点抵达新泻,暂时安全。在一个体育馆里休整了一晚,很温暖但也很悲哀。
       同是扶老携幼,人家小日本老弱先行,井然有序;有些同胞却装老卖幼,争先恐后。
      同是避难躲灾,人家安安静静;咱们热锅蚂蚁。
     同是发放救灾品,人家依次领取,优先老弱;咱们全家老少齐上阵,拼命哄抢。毛毯热水就更不用提了,连方便面都有人豪取五六包--不就是廉价防腐剂吗,何至于此?
     人家n天了都干干净净,人去污空;咱们才坐几个小时就瓶渣满地,厕所里贴着国人疾声厉呼的小字报:“不要倒方便面残渣!国耻!”
(见图)



     我们的祖国强大了,可我们的同胞,何时才能改掉我们的陋习!--感慨于新泻

[subtitle=日本大地震逃生日记]

  3/16 周三震后第六天

据总领事介绍,这里集合的同胞来自福岛、仙台。撤离出来的都是安全距离以上的人员,应该没有辐射污染。今天早上会再到达一批二百人左右。从一千份早餐的数量来看,撤离人员的规模也大致如此了。上午十点会有更新的消息,安心等待中。

唐伟杰还表示,15日夜间已有1200余名中国公民从地震重灾区撤离到新潟市,目前他们的情绪稳定,并纷纷对中国政府的援助行动表示感谢。
ーー我们一家三口情绪也很稳定。小孩连日的低烧退了,咳嗽也好了很多。因为错过了加飞上海的第一趟航班,又得知今天的包机抵达无望,暂时找了一家宾馆歇歇脚,终于可以洗个热水澡了。新泻,这座以大地震闻名的城市,现在却成了我们的避风港。

多谢大伙连日来的关心了,一路逃难,实在是无法仔细汇报。今天才情绪稳定了一天。  希望明天能有包机,也有传言是包船

 

 3/17 周四震后第七天

 东航挺给力,今天飞往上海的航班至少走了三趟。哈尔滨方向的南航却让我们望眼欲穿,因为仅有一趟,老人、(伪)孕妇、(伪)病患又太多,我们家被骨肉分离了:小孩和妈妈被排到了明天一早,爸爸则待机。
图为:新泻,半夜2点都不熄灯的避难所里,憔悴的母女俩

 后来看到不少人眉飞色舞地夸耀自己装孕假病的成功,心中又愤又怒。愤的是诚信缺失的流毒之深,怒的是横行其道的总是不诚信者无风险获利的错误机制。
    由于安排了一些年轻的志愿者清扫,遍地垃圾的现象改善不少。但还是收到两个比较多的投诉:一是有些女同胞在卫生间洗面池里洗头,二是有人霸占公用电话时间过长。

其实我很能理解这两点。可能是情非得已(太久没洗了,能泡热水澡谁愿意在这将就),或者是情不自禁(太久没跟亲人联系了,有手机用iphone的谁会去排公用电话的队呢)。小日本也许无法理解那些可怜的同胞怎会拥有这般顽强的生命力,因为日语中只有平民而没有草民。

 

3/18 周五震后第八天

 今天是在新泻的第四天。跟前几天一样,清晨6点多就被起床了。小家伙睁开眼自己坐了起来,习惯性地冲着我们咯咯咯地笑。忽然觉得声音有点怪怪的:糖糖的嗓子怎么有点哑了?不会又病了吧?听着她扯着嗓子有一声没一声地笑着,我们的心都碎了。连续奔波折腾这么些天,连大人自己的身心都已经到极限,更何况才刚满一岁的可怜的孩子哪。

到昨天为止,从我们这个避难点往哈尔滨只走成了一批孕妇老人和病人。据说由于抵达机场后秩序太乱,飞机从5点拖延到晚上9点才飞走。我想,也许是因为挤进第一批名单的人里面,有“能耐”的太多,再乱恐怕也不足为奇吧。

焦急地等待了又一个上午,终于收到了下午有飞机优先送婴幼儿童回国的好消息。更好的消息是,新规则也有了人性化的修改:不到3岁的幼儿,允许有两位家长陪同。直到最后一刻,我才终于可以护送母女俩回国了。

上午11点多,登机人员开始集合。虽然4队共计200名的名单以及顺序已事先确定,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整整两个小时过去了,我们仍然在原地整队。期间,不少家庭发扬风格,自愿上飞机后将一些大的儿童抱在怀里不占座位,以便腾出座位让更多的同胞早点回家。这本是一件好事,可也正是这些富余出来的名额,引发一些同胞争得头破血流,甚至不惜大打出手。印象最深的是一对富态的夫妻俩,男的大腹便便声如洪钟,却口口声声地嚷着自己高血压等重病缠身;女的则摆出一副我走不成,你们也都别想走的架势,拦在队伍最前面……

14:04 我们终于乘车抵达了新泻机场。看着大巴前面“中国驻新泻总领事馆”的字样和鲜红的五星红旗,一股自豪油然而生(见图)。

16:00左右,开始Check In和登机。今天这一批的孩子太多,不少嘟囔着日语的中国娃娃(有些也已经换成日本籍)在机场调皮捣蛋得比较厉害。虽然家长们鲜有制止的意思,但他们自愿腾出座位的举动已经赢得了所有人的敬意,也让大家看到了文明进步的希望。

17:48 挂掉最后一个电话,飞机终于起飞了。再见了,新泻!谢谢了,中国!

 

3/19 周六完结篇

 哈尔滨的早上,电视里正反复播放一篇发自新泻的主流报道《日本避难所内中国同胞让出食物给老人》。

看完之后,忽然有了一点大海的感觉,于是开始自我检讨:为什么我的内心那么阴暗,总是忘却光明的一面?我也记录得太不真实了。

【主流】清晨在新泻的中国公民避难所里,鼾声此起彼伏,一张张睡脸平和而舒缓,历经劫难,终于获得了短暂的安定,他们睡得很踏实,已经醒过来的人们有的在看书,有的在画画,并没有流露出焦急的神情。
【非主流】为什么要焦急呢,这才踏踏实实呆了几天呀,谁要来飞机把我送走,我跟谁急。

 【主流】中午开饭了,由于食物短缺,每个人只有两个饭团,即使这样,却还有一些人把饭团退了回来。
【非主流】这样的人太少。我们一家三口每次只要俩饭团时,发放人员都惊讶地不停地表示感谢:“太谢谢了,别人要都要不过来,好多老人都还没发呢。”

 【主流】在这个中国公民的避难所里发放食物的人们,很多都是在地震中受灾的中国公民。
        【非主流】这些年轻的志愿者是好样的,他们和大使馆的工作人员一样,为大家无偿奉献了很多很多,在此表示深深的敬意。对镜头里面一手拿着N个碗也不排队就冲上来“围观“的童鞋,再次表示鄙视。
 

 【主流】这些出来打工的姑娘们,希望拿到工资后再回国,中国领事馆的工作人员一方面安慰她们,一方面帮忙联系她们的公司,但是回程已经拖了数日,最终有些女孩改变了主意。
         【非主流】避难所里面见到了许许多多这样的小姑娘。她们交给中介数万人民币不等的费用,以研修之名成群结队地从国内来到日本的偏僻小工厂里,每个月领着最微薄的基本工资(4-6万日元,约合3-5千人民币),却干着最繁重和危险的“3K”工作(重体力、危险、肮脏)。她们寄希望于辛勤劳作,以争取更多的加班费早日衣锦还乡,但偏偏又遇上了这场天灾。有些人是在被海啸围困的山上获救后刚刚送到这里,虚弱的身体只能靠同伴扶着才能站起来,甚至有的直接就上了急救车。还有些人身无分文,因为负担不起4W日元的机票,眼睁睁地等了5天,看着航班一趟趟飞走却坐不上。这些才是最最需要救助的蚁民啊。

(完)



推荐 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