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赵何娟 > 勇敢活着

勇敢活着

一边是疯狂的屠刀砍向幼小的孩子,一边是自虐性地纵身一跃,两个看似毫无关联的连锁反应,却都把“死亡”这个本该是人类最恐惧的字眼轻而易举地演绎地触目惊心。

就在本期《新世纪》周刊《郭台铭甲子之年》截稿后的周末第一天,又连续传出深圳富士康集团的一起跳楼自杀事件,文中的“八连跳”,还未到其正式出版日就已上升到“九连跳”,甚至还有了未遂的第十跳。作为记者或者作者,我的心颤到了极致!

用跳楼的勇气来活着,用拿起屠刀的勇气来披荆斩棘,一定会让生活有另一番景象,没有尝试过,又怎知收获的仍是绝望?

朋友发给我一份,不知真假的富士康员工遗言,眼泪模糊了我的双眼,文字里,充满了对朋友的留恋,充满了对家人的愧疚,一个情感如此丰富的年轻人,我们不是本来应该在大草原上奔跑,不是本应该在朋友间的嬉笑怒骂中成长,不是本应憧憬着无数不可知的未来,不是本应该穿着即使是最便宜的运动鞋,却能穿越最远的树林吗?

此时此刻,我们不缺乏对于社会的愤怒、憎恨,不缺乏对于工作地乏味、抱怨甚至控诉,我们最缺乏的是爱,爱自己,爱他人。让我们每一个人多一点爱,少一点怨,对自己,对他人,呼吁爱、勇敢爱,又如何?

地球这么大,当我们一遍又一遍看似反对,实则加强的对于个人财富与权力炫耀的推崇,我们可曾扪心自问,是否享受过作为一个普通人的快乐?

简单的和弦,也能写出动听的歌;难听的嗓音,也能唱出动听的音乐。没有人会否认唱歌跑调如脱缰野马的卡梅隆.迪亚兹同样唱歌好听,享受音乐的快乐。

我们很普通,放在茫茫人海,你我可能都会擦肩而过;但在日起日落里,你我可能却有缘在地球的两端感受不同云霞地美丽。

我们很普通,住不起宅院深深,墅园重重,开不起“别摸我”,但你我却拥有漂的自由,行的乐趣,我们常常串门,我们享受大家一起开锅的美味。

我们很普通,无法像大师大家一样将历史、文学信手捏来,炫耀自己的博学,你我却都有一支笔,能够记录内心的真实,也不用为发言精雕细琢。

我们很普通,不能飘洋过海,你我却很幸运不用作空中飞人,可以每天看着光着屁股,裸着脚丫的孩子,调皮长大。

曾几何时,我们对踩死一只蚂蚁都会伤心半天的人赞不绝口,而如今,我们却已有名导会为在拍电影中牺牲了x只马,逼疯了x只马而沾沾自喜,只为强调“电影的真实感”,不要只责怪社会变了,导演们的本子无论多么深刻,他本身在践踏着生命,又何曾不是虚伪?

我们已经习惯虚伪,习惯把责任推给一个更虚伪的“社会”。“反抗”反而成为一种真实的代名词,所有反对社会的人都是真实的人,这是一个多么奇怪的逻辑。

是的,环境让我们有很多不满,虚拟的网络让我们远离了真实的自然,我们合理地选择了逃避,蜗居,但有时,背上行囊,哪怕是夜晚,徒步前行,不要问要去干什么,因为“没有答案,也不重要,没有星星,地球还是闪耀”,我们勇敢地为自己的心灵奔跑一次,好不好?

是的,对于恶,我们需要反抗,但我们反抗的力量来自于每个人心中爱的强大,而不是恶的累积。再大的恶也强大不到我们用生命去抵抗,我们的生命可以救人,可以被人救,却千万不要去堆积恶,因为生命的意义在于“爱”,让我们勇敢地活着,好不好?



推荐 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