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赵何娟 > 从华为到富士康

从华为到富士康

华为与富士康隔街而治,据说当时是因为深圳市政府为了考虑各区税收均衡,特意将两个纳税大户划分为两个区.也许正因为只隔了一条街,两者的距离很近.两者也都信奉"狼文化",两者的“自杀率”也都很高,我脑子里却不断蹦出无数个为什么!

因为采访,问了很多富士康的事,心情却越来越不轻松,十几个人的生命真的不是一句我在思享家发起的辨题,“谁的责任”就说得清的,逝者已矣,已无法求往生.唯一能做的只能让生者更坚强.但是,你能靠临时抱佛脚的措施控制住人长期积压的内心死亡冲动吗? 或者只能等它达到一定的“死亡率”自然淡下来?

想起来就残忍,淡下来之后呢?我们能够勇于改变吗? 这是根子的改变,是一代企业模式的改变,更是一个60岁老人能否带着整个行业彻底改变?我觉得没有信心,让一个勤劳干活,却懒于思考,勤于安分,却懒于改变的民族,因为死几个人就改变?我信心不足!对于我们这样一个习惯"忘记"的民族,能永远记住这次的震撼吗?我也信心不足。也许风平浪静后,一切照旧.我很难不去想象富士康的跳楼不会终止,我也很难不去想富士康也不是第一家发生悲剧的企业!

聚财乃壮,富仕则康。這是富士康老老总郭台銘先生的创业之言,也是富士康名字的由來,更是富士康立业的目标。感觉已经越来越遥远。

看到并回忆起这个旧闻:

第37位!华为成都再有员工跳楼自杀身亡

跳楼地点在在华为大楼B7的大门正前方,死者为躺着的人

2008年2月26日,成都天府科技园,阴霾.

对于在B7楼华为工作的新员工李栋兵来说也许是一生中最艰难的一天,中午13点26分,纵身从四楼跳落,当场死亡.对于华为这是第37位非正常死亡的员工.逝者已矣,但,为什么又是华为?

《华为真相》里,任正非说了这么一句话:如果失败了,我只有跳楼。(注:在一次动员大会上,任正非站在5楼会议室的窗边沉静地对全体干部说:“这次研发如果失败了,我只有从楼上跳下去,你们还可以另谋出路。”言语间充满了悲壮)一个企业的文化,可能真的要影响一个群体,一个在一个圈子里待太久的人,很多时候想法可能真的就跳不出去吧。

华为的事过去两年,我们还记得吗?富士康的事再过去两年,我们还能记得吗?

华为的任正非也不过如此,"失败了,就跳楼"!我们这几代跟随着中国经济高速成长而长大成熟的人,骨子里其实都颇为相似。

什么是成功,什么是失败?标准是什么?富有?名誉?地位?

为什么整个社会不再以道德败坏为耻,不再以说谎而无脸面对世人,却是以成败来决定人是否敢于面对现实,甚至生死?

古有烈女为为贞德殉情,今有艳照门炒作女频出;古有罪责缠身者畏罪自杀,今有小贪保大贪寻死。这些选择轻生的年轻工人们,挑战的仅仅是一个所谓的中国制造模式吗?



推荐 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