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赵何娟 > 扼腕法国电信自杀潮

扼腕法国电信自杀潮

最近阅读不同的关于国际通讯科技及电子制造行业工人生存状况文章,才发现,工人自杀其实已经成为一个国际社会都高度关注的问题,很多发达国家也都在探讨和反思该问题.

近两年随着金融危机对欧洲影响的扩散,更是让陷入疲软的法国工业的支薪员工极为敏感和脆弱,每年都有上百名员工自杀,尤其以法国电信为最.

从2008年初以来,已有35名法国电信员工自杀,其中2010年以来,已有11名员工自杀.还包括超过13起自杀未遂事件.

可以看到2008年-2009年的报道称,法国电信员工以自杀的方式抗议工作压力剧增以及私有化改革带来的裁员。在外国人眼中闲散、慵懒的法国是欧洲高福利国家的典型.法国电信,这家欧洲第三大的国营公司也曾被法国人视为恬静安逸的工作场所,是最梦寐以求的工作之一,但谁都不曾想到,正是在这里出现了因企业改制引发了的震惊欧洲的“自杀潮”.

舆论的分析普遍认为,自杀主要是由于部门重组和竞争带来的日益加剧的员工压力.确实,在金融危机以及电信行业自身发展放缓的形势下,企业的内外交困压力都转移到了员工身上,看到有报道称,闲散习惯的法国工人,被下达了必须定时定量必须完成的任务后,觉得近乎崩溃.

巴黎地方检察院在介入调查后对公众表示,他们接到指控称,领导层的“精神骚扰”是该公司员工出现“自杀潮”的主要原因。“我受够了!当他们说我一无是处时,我决定这么做,”一位自杀被救的员工德文说,“就在前一天晚上,我的经理从办公室打电话告诉我,我不再具备从事这份工作所需技能,要我必须作出改变。”

此情景与富士康何其相似,“精神骚扰”的困扰可能存在着每一个选择轻生的富士康普工身上。

  不仅中国病了,世界都病了,全世界最底层的劳动人民在来不及享有前十年全球经济高速增长成果时,却已经不得不开始承担资本无情的恶果。也许,剧变下的社会也将酝酿更大规模的矛盾的爆发,在这个剧变和冲突中,我们必须学会更好的应对。也许,这是一次学习与转型的机会。

反观法国电信员工高频率自杀事件,各方的反应,却能给我们如今发生的富士康事件一些启发。

  法国总工会在事后的处理中起到了较大的作用,他们将本次“自杀潮”归咎于这家曾经的国营企业的改组:自2006年至2008年间,由于法国电信推行内部改组计划,法国电信解雇了2.2万名员工。最终法国电信董事会最终顶不住压力,采取一系列紧急措施阻止悲剧再度发生,包括撤换了该公司高层管理人员,冻结进一步裁员计划,设立调解申诉专员等。

法国电信自己也计划拨出至多10亿欧元,帮助缓解该公司法国员工中存在的紧张情绪。该笔资金将专门用于一项允许年龄在57岁及以上的员工带薪兼职的计划。人们认为,这一年龄段的员工最易受到该集团频繁重组带来的压力的影响。

我们还不能判断,法国电信挽救危机的做法起到了作用,更不能说他们已经做得很好了,但是至少,目前我们看到的,这比富士康管理层仅是高高在上的道歉表态仍要实际得多。

这需要企业以及决策者真诚面对生命危机的决心,只不过,富士康的员工多为20岁上下的年轻人,他们需要的可能更多是关于职业生涯的培训以及指导,而不是日复一日的螺丝钉,以及权威主义的训斥.



推荐 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