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赵何娟 > 英雄迟暮美人泪

英雄迟暮美人泪

一个在赛前说,死也要上场的为了足球而生的人,一个在赛前说征战世界杯已经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的人,一个带着绝症的遗愿走向世界杯,给足球带来更崇高生命意义的人,科威尔,澳大利亚史上最优秀的球员,就这样被史上愚蠢的裁判在赛场上判了死刑。

在世界杯上,他的出场不到三十分钟。当加纳在为点球狂欢时,科威尔给球场留下了最落寞的背影。当科威尔无奈地走下场边,当镜头闪过美丽的女球迷落下的痛心泪水,无人不能为之动容。

朋友说,英雄迟暮都是悲壮的,都是充满遗憾的,都是让人悲伤的。也许吧,亦如霸王别姬,亦如四年前齐达内的最后一幕。

我并不是澳大利亚队的粉丝,这一届世界杯,澳大利亚队也确实是一支弱队,即使是最核心队员,被称为如果他不上场就肯定无法出线的主力科威尔,其实也早已过了巅峰时期,再加上多名队员的伤病困扰,很多人瞧不起他们,尤其在被年轻的德国队打得0:4毫无还手之力后。

但我们不能忘记,他们曾经创造过澳大利亚队的奇迹,创造过历史,虽然他们老了,年轻的接班人尚需磨练,他们仍在为了国家和足球荣誉而战。

作为一个阿迷,我自然最看好阿根廷队,但老马带领下的天才足球员们创造怎样的奇迹,也不及身患绝症的科威尔和他的病友及老队员们可能创造的澳大利亚队奇迹。这是一个劫难重重的球队,这是作为一个多年喜欢足球的球迷对足球及职业球员们油然而生的敬意。

然而,一张红牌,一张愚蠢的所谓对侵犯判罚更为严厉的新规则下的红牌,让科威尔可能在世界杯的足迹戛然而止,而这个生命代价的愿望,仅仅经历了不到三十分钟。

当然,我明白不能以情代理,那我们来分析理。“禁区内的手球”应罚点球没错,但红牌呢? 我无数次观看重放的慢镜头,无数次从各个角度的镜头看足球与胳膊的接触,都明显的可以看出,这是加纳队射出的球直接打向了站在球门前的科威尔的身体,肩膀与上臂交界的位置,科威尔虽然下意识地脚步向右迈了小半步,但右胳膊却还颤抖地往后躲,更别说毫无挥臂的动作。事实是,因为太突然,球速也很快,他都还来不及做反应,这符合“蓄意手球”的条件吗?

好,让我们再来看看现在所谓的更为严厉的新规则吧。德国对阵塞尔维亚的比赛,九张黄牌,一张红牌,堪称本届世界杯上裁判最严厉的一场比赛,且不说德国主力克洛泽的红牌该不该罚,点球一定同时红牌了吗?那么塞尔维亚队那个在门前像跳起了天鹅舞一般大摆手臂的手球运动员是不是早该罚下场了呢?

欧洲各级联赛的执法标准都不同,西甲相对最严,英超等可能就相对宽松,但现在的国际比赛,尤其是世界杯这样的比赛,是越来越注重对力量的控制,注重对球员身体的保护,因为球场上的过激侵犯造成了太多血泪之灾,也不利于足球事业的发展,所有的球员都要去适应规则的改变,这是趋势,所以才有这届世界杯上,足联对梅西这样的天才运动员的关注。

对此,我充分理解,然而,这一球根本都没有任何侵犯性。正如澳大利亚主教练所言,“难道要把科维尔的胳膊砍下来?他就站在那里,球向他飞来”。两场比赛,澳大利亚的突前前锋位置,两名主力全都被红牌罚下,如有魔咒。

执法的严厉也应有一致性,否则必然造成不公平,造成裁判过多主导球赛,甚至让人怀疑是“坐庄”赌球的帮凶。

科威尔赛后在电视采访中言,“虽然很沮丧,但我们是职业球员,我们只能做好自己的工作。”对于他的职业,我们由衷地尊敬,但我也听到他无奈地说,“大家不知道何时将被罚下,何时不被发下,这种规则是公平的吗?我只能说我不是故意的。”

愚蠢的裁判,必定被钉在澳大利亚足球史的耻辱柱上,总有一天,你的灵魂会在面对科威尔的英灵时深深不安。

这一夜,球迷的泪水为科威尔而流,这一夜,科威尔仍是英雄,因为你的名字,你的红牌,也激发了老迈的澳大利亚队年轻的斗志,以十人之师,反而让11人的加纳完全失去章法,著名的加纳球星阿尤、阿迪,仅仅只是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笑话。

但无论如何,这张红牌都成为整场比赛的转折点。如果澳大利亚无法出线,这20多分钟,就成为了科威尔最后的世界杯生命表演。事实上,以现在的比分格局下,澳大利亚出线机会几乎渺茫,此前加纳战胜了塞尔维亚,德国输给了塞尔维亚,澳大利亚大比分输给了德国,这个小组中,澳大利亚已经成了战绩最差的球队。

但我们仍期待着奇迹的发生,期待最后一场对阵塞尔维亚的小组赛上,没有了继续被停赛的科威尔,队员们仍能创造奇迹。即使没有奇迹,科威尔,澳大利亚队,你们仍是英雄!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