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赵何娟 > 采访呓语

采访呓语

昨晚做梦,竟然梦见自己正在飞机上写稿,突然飞机开始严重颤抖,我们被要求跳伞,我坚持抱着笔记本电脑跳,因为稿子没写完,有重要证据保存在电脑里,也不知道怎么晃悠悠的着地,我第一时间也不知道从哪掏出的电话,给舒立打电话,激动地说我发生空难了,我将第一时间发回空难的现场报道。

可就在我模模糊糊又不知道从哪掏出一个东西作摄影用的时候,我又震撼地发现旁边的飞机残骸上写着“公信力,全媒体”,还有一个好大的屏幕,小冰站在屏幕里与我对话,听到她说,何娟,我们正在全球直播东航空难,电视、手机、财新网都在同步直播……突然,我就被电视机的声音惊醒了,世界杯期间我睡觉都习惯忘记关电视。

醒来被惊出一身冷汗,幸好在我的梦里,没有受难者,或许是我醒来就忘了。想起上一次怪梦中惊醒,是去调查一个民营企业家的一笔烂帐之后,一个怪梦让我笑了一个月!

不知道此梦何来,也许是我以前做过空难报道?也可能是我最近研究太多三网融合给闹的?我着魔了。仔细想了想,觉得最可能是因为我昨晚偷笑一个朋友电话里给我说的一句话,“五号文”都被你们八卦了,以后坐飞机可得小心点,别撞了电线杠。

这都不知道怎么联想上的,就这样了,朋友其实可能是在想取笑电力改革,又想取笑一下什么“发改委一调油价,就要掉一架飞机”的网络笑话。总之,他的一切笑话都源于我们在这期杂志里写到的,“五号文”。

三网融合本都已经是自然而然的事,却被整成了国家大事,恨不得要重整整个广电、电信和互联网行业,还被赋予了“五号文”的使命,即国务院发的促进三网融合总体方案决定。

由于牵涉利益过于庞大,又需经过漫长的试点和整合摸索合作与竞争模式,业内人士普遍不看好此轮三网融合的前景。

此前,由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强力启动的电力体制改革就是前车之鉴,电力体制改革仅仅走出“厂网分离”的第一步,政府就换届,此后改革便在电网垄断公司的强势抵抗下陷入停滞。巧合的是,电力体制改革文件和三网融合的总体方案都是当年国务院的“05”号文件,在业内都被简称为“五号文件”。可真不希望两个"五号文"的巧合,最终结局也一样的巧合.

于是我又展开了一大堆的联想。这一届政府也就两年了,下一届呢,后果很难想象,掉在半空中的电力改革还能维持,不知道掉在半空中的三网改革是个什么样?再大门一关,或者发生98年的血光事件草草收尾? 也许为了把三网融合写进十二五规划,他们也是煞费苦心了!

前些天采访国家广电总局科技司司长王效杰,她说了一句话让我很耳熟的话,“没有传统媒体,也没有新媒体,只有我们的全媒体”。之所以觉得耳熟,可能也是因为我们财新的口号。其实官员们比谁都明白,技术都这样了,你管能管得住吗?可是,不管也得管,管得住就放一放,管不住就下狠手?

其实,我梦境中的景象也不见得不能出现,三网融合的未来也许真的就是随时随地都能有“屏”,随时随地都可以与外界相连。但与其说是三网融合的未来,不如说是互联网的未来。照现在对互联网的监管态势,互联网的生死也难定。我们不要取笑朝鲜的局域网,五十步笑百步。



推荐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