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赵何娟 > 桀骜的孔雀 无处安放的神杯

桀骜的孔雀 无处安放的神杯

被扒光了羽毛的孔雀是怎样的?没错,就像现在的阿根廷,就像现在的老马,就像现在和我一样仍深深,深深,深深窒息的阿迷。

这就像你深爱着的,一直骄傲着,也让你引以为傲的男人, 突然从华丽的贵族变得一无所有,这种痛让人无所适从,但你对他的爱却永远不会改变,你会陪着他一起痛,直到自己骄傲的羽毛也凋落殆尽。四年前,齐达内发生过一次,四年后,悲凉再次浮现心间。

生活中突如其来的失去,才会让人深深感知内心的虚弱。有一种痛,叫无所适从,有一种爱,叫刻骨铭心,有一种恨,叫欲火难烧。

赛后老马与女儿相拥默默无言,长达数分钟,那种悲凉恐怕不是身边凝视的勒夫可以理解的。德国以勒夫为核心的教练组,帅气风度,以老马为核心的阿根廷教练组,狂放不羁,就像华丽的华尔兹,与热情的拉丁在较量,最终低调优雅的蓝色多瑙河,遮住了雄伟奔放的安第斯山脉的所有光芒。

比赛前,我就认为,这是我心目中的冠亚军在决赛,因为在所有的球队中,阿根廷最怕遇见的就是德国,只有整体一流的德国能将个个一流的阿根廷死穴死死摁住,只要打赢了德国,阿根廷就一定是冠军。

但老马和德意志就像前世结下了孽债的种子,在他最巅峰时期的两届世界杯,阿根廷与德意志战车的纠结就开始阴魂不散缠绕在老马的周围。作为年轻的阿迷,当我不得不依靠重看老马在80年代末开始的比赛录像来更深刻认识他时,仍为这位天才球员率真与任性下的天赋折服。1986年,马拉多纳在决赛中绝杀马特乌斯,让多年不振的阿根廷队性格开始深深印上了年轻的马拉多纳任性、不羁与叛逆的印记;1990年被前来“复仇”的德意志活生生剥夺了冠军资格的老马像孩子一样大哭,而这个仇恨让老马将记住一个又一个轮回年。

2006年,是我印象最为深刻的德阿大战,最后的点球大战最终演化成了队员的互殴,这其中,不得不承认有老马“人未在,魂仍在”的影响,因为老马在赛前就一再对队员们说,要报16年前德意志的“卑鄙”之仇。2010年的再次“复仇”之战,却没有来得及把女婿阿奎罗换上场,就已经让骄傲的马拉多纳再无处藏身。

不管怎样,文如其人,也球如其人,尽管成功者终将获得更多掌声,但不喜欢矫情,尤其是足球世界里的矫情表演,是我如此热爱齐达内,也喜欢老马的原因。

涣散多年的阿根廷队,从老马以主帅身份回归后,似乎找到了往日辉煌时期的感觉,团结、激情、一流的技术、一流的接班人梅西。

“虽然没有实现梦想,我们成功找到了一条路去捍卫阿根廷足球的梦,控球,倒脚,崇尚进攻,也许我明天就可以走,但我希望球员可以继续捍卫。” 老马的赛后感言仍像个斗士,但是已没有了往日的狂放与棱角。

当真正失去后,关于阿根廷是如何暴露弱点,我都不想纠缠,不想看任何自以为高明的球评像马后炮一样将大家都看到的真相说得天花乱坠。虽然每一个球迷也都能像评判的上帝一般,将阿根廷如何“活该”像麻雀一样剖开,但这些还重要吗?

是的,从小组赛一开始,无论阿根廷是如何的出色,如何的脚法犀利,但他的弱点也暴露无遗,每一个阿迷都看得见,但仍相信这个天才的球队能创造奇迹,因为天才一定不完美,甚至弱点与优点一样地突出,完美的,只有精密的机器,这就是球场上,阿根廷与德国的区别。

可能从一开场,解说员对于德国的明显偏向,在开场第一个进球就用近乎祈祷的语气说,德国会笑到最后,这让我们阿迷愤怒。但德国终于笑到了最后,而且笑得无与伦比的灿烂。德国赢得干净利索,虽然惨不忍睹,但我们阿迷无话可说。

再见了,南非世界杯!这不是应该有的结局,但却是你不得不面对的现实。尽管德国军团的轰轰战车,碾碎了孔雀之王的所有大力神杯梦想,但在阿迷心中,你们仍是王者,足矣。



推荐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