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赵何娟 > 在骗欲横流的社会

在骗欲横流的社会

这几天的微博又热闹起来,唐骏说谎的事,本来很简单,却开始变得复杂,原因一是争论的逻辑开始多元化,也开始混乱,一会是能力重要还是学历重要,一会又是西太平大学到底是不是“野鸡大学”,一会还可能是大家都不干净,是否一定要揪着一个唐骏不放;二是跳出来个男二号,唐骏的西太校友,禹晋永将这滩水弄得更混乱。

想想,一个普通人说了谎,造了假,哪怕是当初那样轰动的汉芯造假事件,恐怕都没有今天一个唐骏造假造得这么热闹,为什么呢?恐怕上面三个混乱的争论点都不能解释清楚,在我看来,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造假就造假了,造假者不仅不懂得承认错误与道歉,而且还造得如此理直气壮、骄横跋扈,像禹晋永那样,为了唐骏还号称把方舟子打得“肝胆俱裂、灵魂出窍”,实属罕见。

再想想,也不足为奇,那个曾多次高调扯谎的宗庆后后来不也不了了之了吗?

而媒体呢?禹晋永这样的为唐骏造假事实不断转移话题,放烟雾弹,正愁没处搅乱的人,却屡屡成为媒体热捧和热邀的对象,从北京电视台到深圳卫视又到香港凤凰卫视,口才和表演一流的禹晋永简直如鱼得水,过去他也可能正是靠着这些高超的表演技巧,给他的履历添上了一笔又一笔莫名其妙的光环。

但这些光环却大多也并不真实,往往仅仅是靠一些虚有的媒体报道来制造,比如什么捐赠鸟巢17亿,捐赠四川灾区小学等等,都名不副实,他也在通过这些光环,树立着一个他是如何有背景的形象,尽管我们看起来都很值得怀疑,甚至可笑,但对很多对地方政府都从来屡试不爽。

学者呢?在7月18日的一次沙龙中,大家都在做谆谆长者讲述重塑信仰的重要性,对于唐骏,当他都还没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甚至还从来没有形式上的道歉呢,学者们就已经开始探讨如何来宽容和原谅一个犯了错的人。

企业呢?唐骏的老东家无论是盛大还是新华都,都至今深度沉默。

政府呢?除了缄默,就是一个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统计局副局长淡淡地在微博发了一句,这是小事一桩,一笔带过。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我们看一个又一个的落马官员,可能在落马的前一天还在说,坚决反腐倡廉。

一个叫做齐洁的记者朋友,很失落的讲了她在出租车上的经历,她问出租车司机知道唐骏事件吗?司机摇摇头,她告诉他就是他的假学历骗了全国人,司机不以为然的说现在谁都是骗子,你我都是骗子,我骗你的钱,你再去骗他的钱,到处都是假的,食品也假的,骗到钱不被抓到的就是能耐。这与唐骏的“真诚的骗到所有人就是成功”,简直如出一辙。

想想我们从小生活的环境,从小的谎言到大的谎言,一个又一个谎言构筑起来环境,已经让我们心底失去了很多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

也许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我第一次被一个骗子震撼,那时,我才17岁,刚入大学校园不久的花季少女,对一切都充满了美好的幻想,对一切也都没有戒心。一个中年女人神神秘秘在校园里把我拉到一边说她在单位因为种种原因揭露了领导的黑暗,正被人追杀,急于逃离,但因为出来匆忙,什么都没带,需要向我借钱跑路。我真的信以为真,并且充满了一个保护弱者的同情,专门跑回宿舍把家人刚刚到账的500元钱钱取出来,还帮他想了各种办法让她赶紧离开这个城市,当时没有任何收入来源,500元已是我整整一个月的生活费。

我第一次明白,原来老实巴交的爸爸从小告诉我的,说谎的都不是好孩子,肯定考不上大学,其实也是在骗我的。

尽管后来报了案,警察却连立案都懒得立,觉得我太愚蠢。相比收益,造假成本太低,造假哪怕被揭发的代价太小,让更多的人宁愿铤而走险。于是,我耳边无数次响起,“so what?”

从我们每天起床到晚上睡觉,我们可能都在听着,也说着无数的谎言,就像政府报告年复一年的统一格式一样,也从来不以为然。这难怪很多人会觉得像唐骏、禹晋永这样的人也不过是庸庸大众中的一个,甚至有人还可笑地说,人们对于公众人物应该更加宽容,允许他们造假,因为他们承受着更大的公众人物压力。更难怪很多人都认为,要批评唐骏造假,先看看自己身上有多干净。

我还听到很多人都在说,不骗就不能成功,只要成功骗到人了,也是一种成功,成功的销售不就是这样的吗,成功的华尔街金融大腕不就是这样的吗?我在机场偶尔听那些成功学导师的光碟课,无一不在说人怎样不顾一切的包装。

认识一个曾经做医药广告的纪老板,之所以放弃自己极其挣钱的这个行业,就是因为他有一天突然发现,他们公司广告铺天盖地推广的那个,他也知根知底的保健品,突然有一天被他在乡下的母亲买回家吃了。他很惊恐,觉得这是报应,自己骗来骗去,骗到了自己的妈妈。

想起我遛狗的经历,有的人就是喜欢狗儿跑到哪,屎拉到哪,拉完就跑,而有的人则狗屎拉到哪,必然随身带着袋子装走,在一些不准随便拉狗屎规范的小区,则大家都逐渐约束起来。但大多数地方则相反,很多人都认为捡狗屎是别人的事。

也许,在满地都是狗屎的路上,踩到屎简直不足为奇,但人人都觉得是别人的错,环境的错,所以没有人去批评拉屎的狗,没有人指责狗的主人,更没有人主动去捡狗屎,这条路从此就改名了,叫做储粪池。



推荐 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