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赵何娟 > 政府凭什么帮企业说谎?

政府凭什么帮企业说谎?

湖南金浩茶油公司向公众致歉了,并且公布了今年3月被质检部门查出的致癌物超标的9个批次产品,尽管公司的表态已与数日之前的“澄清信”死扛有所进步,尽管从8月30日被财新《新世纪》周刊报道曝光后第3天,公司即选择了道歉,但致歉信里仍有诸多尚未清晰的疑问,这个道歉也已经迟了近半年。

关键是,公众需要的道歉还缺失了另一关键的主角,政府;关键是,公众需要的,不仅仅是道歉。

(一)

在《问题茶油秘密“召回”》发表当天,我踏进了金浩茶油湖南长沙总部公司办公室,没有人拦着我,我径直走进了总裁办公室,一位负责人一如既往地,反复强调的只有一句话,“你去看质监局的网站吧,还有湖南日报上的,有没有问题他们都有公告。”把我请了出门。

她信心满满的依据就是从8月21日开始到8月23日,省质监局不断向当地官方媒体发布的茶籽油抽检合格公告,其中包括湖南金浩茶油公司。他们已对无数人和媒体说过同样的话。

在此之前,8月20日,企业还发布了“澄清公告”。其实当时,无论是质检部门的人,还是发布质监局“通稿”通报的主流媒体里的人,都多少知道此事绝没有企业和政府“矢口否认”这么简单。

据我所知,当地就有一家媒体因为对此事存有重大疑问,而拒发了湖南质监局的“合格”通报。

湖南省质监局一位高层说,不公布是因为粮食问题关系国计民生,不公布是为了维稳。

想起才发生于前不久的紫荆矿业重大污染瞒报,“维稳”再现。

我苦苦一笑,多少问题假“维稳”之名,却制造了社会最大的不稳定,成为越来越多各种私心利益勾兑的掩护伞。这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二)

一位湖南质监局官员在私下告知我实情之后,为了维护并稳定我的情绪,他劝我的话是这样说的,“我能怎样说呢,我家里吃的茶油都是金浩的,我也希望他没有问题,但现在吃什么是放心的呢,这个油有问题,其他油你能保证没问题?真有问题也吃不死人,你就不要吃这个油了,家里有还没吃的就送人”……

这些话出自质检官员之口,不免让我想入非非。是否因为这是慢性致癌,不会迅速“暴毙”,能扛一天算一天?正如报道里所说,源自国家质检总局3月的那次抽检,问题茶油远不止金浩一家,那么还有谁?还有,那些在过去这些日子里把金浩茶油当礼品“相送”的好友走访,该杯具了……

即使在30日报道正式曝光之后,针对金浩茶油抽检“合格”结果为何在质监局网站上查不到,只是通报了官方媒体问题,湖南省质监局法规处一位人士在媒体上解释,有些公告在网上挂两三天就删掉了,“不可能一直挂在上面”。

可笑的是,先不论是否真的挂了我从未看见过的“两三天”,而是质监局网站上连两年前的抽查公告都还能查得到,何以这么重大的食品安全问题,两三天就要“删掉?”

在另一媒体的报道里,湖南省质监局食品审查中心一位人士说,质检部门以前对茶油等油类并不进行苯并芘含量抽检,最近两年才开始抽检,“现在污染这么严重,苯并芘10微克/千克含量标准偏低”。

我还是难以理解,政府究竟是监督企业降低“致癌物”危害,还是帮助企业“满足”食品生产和销售标准?

段段诡辩,句句谎言!

(三)

在财新网跟踪报道《金浩公司称近期将对公众有所交代》里,报道了30日下午我采访企业一位负责销售的老总的话,他承认确实曾经两次召回问题茶油产品,而就在同日,同一个负责人在另一媒体上所说的话却截然不同,仍不承认。

我问编辑,这些事怎么搞得我这么纠结,太纠结了,政府与企业都反复无常;编辑说,是金浩公司太纠结了,所以常常矛盾。

然而,政府在这种企业危机处理的纠结中,长达六个月里,不仅没有起到良性的引导作用帮企业和消费者走出纠结,反而成了企业“帮凶”,该职不职,不该职的越俎代庖。

湖南质监局的干部们,一会公开说企业没有问题,一会劝我谨慎勿食;一会向我真实透露3月即发现问题,一会又向别的媒体说5月才发现问题,他们显然比企业更为纠结。

我又问编辑,你说这些人在官场刻意强调维持官僚作风,私下为人又未完全泯灭人性,是否会人格分裂。

我想,应该是会分裂的。我又想起了那个紫金矿业污染事件中拿“如发封口费请砍断我的腿”发誓的宣传部长。

王烁说,在信息不透明的情况下,消费者会选择安全,相信各种可靠不可靠的传说,乃至阴谋论。如果不告知金浩公司哪个年度哪个批次的茶油致癌物超标,消费者会拒绝所有金浩公司的茶油。如果不告知哪家公司的茶油致癌物超标,消费者会拒绝所有茶油。更严重的是,如果披露不充分,消费者会拒绝相信以后的所有披露。

我特别认同。金浩茶油并非苯并芘含量超标的唯一企业,企业认错之后,政府的认错应该更有诚意,公开所有查出超标的企业和产品。否则毁掉的是整个茶油产业。

学生子贡曾经问孔子:怎样治理天下,什么最重要? 孔子说:“立国之道在于足食足兵足信”,即要有充足的粮食,军队,还有百姓的信任。子贡说:“逼不得已而去,于斯三者,何先?”,如果迫不得已,三条太多要放弃一条先去谁。孔子说:“去兵”。子贡又问:“逼不得已而去,于斯二者,何先?” 孔子说:“去食”。

宁可不要军不要粮,都要百姓的信任。



推荐 75